邹平学: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挑战与应对

来源: 中评社  作者: 兰忠伟

[导读]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邹平学在学术研讨会上谈到,“一国两制”在香港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同时,依法治港却面临巨大挑战。解决这些问题必须遵循“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法》的框架。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邹平学。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邹平学。

中评社香港4月29日电(记者 兰忠伟)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举办的“香港回归二十年与‘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学术研讨会日前落下帷幕。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邹平学在会议中指出,“一国两制”在香港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同时,依法治港二十年来香港却面临巨大挑战。邹平学谈到,香港与内地经济融合需求的增长与两地政治隔阂加大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香港与内地之间,包括与深圳的合作缺乏法律和制度的整合平台,人心回归难度很大的症结在于缺乏有效的维系和拉紧人心回归的制度机制安排。 

邹平学表示,香港本土主义思潮的兴起和“反中”、“港独”极端行为的滋长,为陆港关系增加了复杂化的因素。同时,香港社会的反思机能在消退,危机意识淡薄;且后政改时期香港的青年、经济民生、教育和媒体等问题日益突出。 

邹平学指出回归二十年来所面对的几个问题:

第一,一国之内让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意识形态和谐共处的难度超出预期,这是香港回归20年来治港面临的一个挑战。 

第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尚未宪制化与治下的一个具备完善法治和初步现代民主地区之间的张力愈加紧张。 

第三,30年前不变的承诺,在30年后陆港两地及深港两地都发生了巨变之间,使得心里落差的调整难度越来越大。 

第四,中央政府面临着来自香港和内地的双重压力。中央政府是全国的中央政府,多年来大力扶持香港,对香港赠送了许多“大礼包”,内地很多的省份、城市,可能会越来越不能理解,甚至会施加压力。 

第五,特区政府长期疲于应付政治挑战,无法就香港长远发展积极施政。 

对此,要如何应对当前的问题和挑战?邹平学表示,解决上述问题必须遵循“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法》的框架,发挥好中央和特区两个积极性,中央的权利要不折不扣地行使,特区的自治权也要用好用足。当然,解决上述问题有相当部分内容属于特区高度自治权的范畴,所以特区居民、特区社会和特区政府的责任更大。从中央政府角度看: 

第一,中央政府要有坚定贯彻“一国两制”的定力。政改被否决,国际社会和香港社会猜测传言中央会挑战对港政策,大幅收紧管治。在此关键时期,应当放眼长远,重申坚持“一国两制”的决心,坚定“一国两制”的信心,做到不动摇、不走样、不变形。 

第二,坚持软硬结合的策略。一方面要重视促进社会和谐和解,促使社会回归理性,愈合对抗撕裂等;另一方面要明确重申《基本法》和人大决定对于政改的宪制作用,明确否定8.31决定的企图,明确划定启动政改的雷池界限。 

第三,治港战略要从单向重视政商精英向大众并重的工作调整,并将其贯穿于香港“后政改”的长期、中期和短期工作的全过程。 

第四,对于如何实现“双普选”,既要有坚定不移的原则立场,也要有理性务实的策略和方法,要加强双普选的制度机制设计。 

“目前中央治港思路始终着眼于两个问题:一是如何保证‘行政主导’;二是如何保证爱国者治港。这就形成了目前中央在香港行政长官普选问题上面临的制度设计困境。”邹平学认为,一是要开展制度建设,有底线思维;二是要真正按照“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思路,适当降低中央在保持香港繁荣稳定方面承担的责任,而逐步培养起香港人、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自己承担起保持香港长期繁荣和稳定的首要责任;三要正确评估反对派的社会基础,创新思维加大统战力度;四是要充分善待和重视沉默的大多数中产阶级;五是要积极支持特区政府适时启动和创新“一国两制”再启蒙、《基本法》再教育的工作机制,树立正确的回归史观;六是要从顶层设计上真正把香港人视为国家的一份子,在制度层面重视吸纳港人参与国家事务;要完善港人向内地流动的渠道和机制,着力解决港人对内地缺乏认同感的问题。 

邹平学特别强调,在对港宣传时,媒体要敢于亮剑,要有常态化的舆论交锋。此外,要用香港社会习惯的表达方式、话语做舆论工作,更要以理服人,不能剑走偏锋。 

责任编辑:sum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