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劲谈香港国际条约缔结:保障一国兼顾两制

来源: 中评网  作者: 范颖薇

[导读]中国外交部条约司参赞孙劲日前出席“纪念香港回归20周年法律研讨会”谈到缔结条约时表示, 特区只拥有由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明示授予的特定领域的缔约权,特区的缔约权本质上是从属性派生性的。

孙劲谈香港国际条约缔结:保障一国兼顾两制

中评社香港7月11日电(记者 范颖薇)中国外交部条约司参赞孙劲日前出席“纪念香港回归20周年法律研讨会”时就香港适用和缔结国际条约问题作出详细论述,他表示,香港回归以来的条约实践充分表明中国政府在特区适用和缔结国际条约的安排是成功的,既保障“一国“的主导,也尊重并兼顾“两制”对国际法上国家主权原则的坚持和把握,也有具体条约法规则的创新和发展,对落实一国两制方针,维护特区长期繁荣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是中国对国际法发展的重要贡献。 

对于如何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孙劲指出,中央政府在处理特区适用和缔结条约时应注意把握以下三个原则。 

一、条约涉及外交、国防等专属于主权国家权力的,由中央政府决定其缔结和适用。孙劲指出,香港回归前,中国政府即确定,凡是中国缔结的外交、国防类多边或双边条约,或者根据其性质必须适用于一国领土的其他条约,以及中国就有关条约所作的涉及外交、国防事项的声明和保留,原则上都适用于特区。凡是中国没有参加的上述类别的条约,无论在回归前是否已适用于香港,自回归之日起均不再适用。

二、特区只拥有由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明示授予的特定领域的缔约权。孙劲指出,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特区不能以自身名义参加明确规定缔约方必须是主权国家的国际条约。二是特区的缔约权并非其固有,而是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的规定授予,中央授予多少,特区就多少。特区单独对外缔结的双边协定,只能是基本法授权的经济、贸易等八个自治范围事项或者中央政府逐项授权的司法互助、互免签证等事项。这与特区是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属性完全相符。特区的缔约权本质上是从属性派生性的。 

三、维护特区繁荣稳定,创造性地使用和发展国际法。根据基本法,特区实行与内地不同的社会法律制度,拥有高度自治权。因此,中央政府在处理特区相关条约是从保障特区对外交往国际法律框架出发,建立了一些独特的具体条约法律制度。这些特殊安排,以国际条约法的基本规则为遵循,同时又不乏创新丰富和发展。 

此外,孙劲表示,中国政府根据一国两制方针,创造性运用国际条约法处理香港适用和缔结条约问题,在以下五个方面具有鲜明特点。 

一、从条约适用基本原则看,不是按条约继承原则处理条约适用特区问题。中国对香港是恢复行使主权,而非主权更替。香港回归不是中国的领土变更,不产生国家继承和条约继承问题。 

二、从条约的适用制度看,创立特区适用中国未参加条约的独特安排。孙劲表示,回归前夕,中国政府就其不是缔约方的条约向相关条约保存机关递交照会声明,这些条约继续适用于特区,并由中央政府承担条约当事方的国际权利义务,这是条约适用制度的创新。 

三、特区缔约身份的独特性。孙劲表示,允许特区作为非主权实体在特定领域单独缔结双边条约,并参加不限于主权国家参加的多边条约。特区作为地方行政区域原本没有缔约权,但根据基本法的授权获得了特定领域的一定缔约权。香港回归以来,在上述领域缔结了大量协定。在多边条约方面,特区可以中国香港名义单独参加一些允许非主权实体参加的条约,上述事件都彰显了两制的特色,为特区对外交往提供了有效的法律保障,极大丰富了条约法中非主权实体的缔约权和缔约范围规则。 

四、地域适用范围的特殊性。香港回归以来的实践表明,对特区自治范围事项或经授权的具可自己单独对外缔约的领域,国家缔约的双边条约原则上不适用于特区。而且除极少数情况下,国家一般没有在双边条约中对不适用于特殊问题作明确规定,也就是说,这里采取的是与传统国际法相反的做法。 

五、承担国际权利和义务的方式特殊。孙劲强调,特区不是国际法主体,过去独立承担国际权利和义务的能力,相关的国际权利和义务最终均由中央政府承担,但由于中国在特区实行一国两制,特区享有高度自治权,对于特区以不同身份参加的条约,相关国际权利和义务的承担方式有所不同。    

责任编辑:summer